当前位置:首页 >学习专栏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有关精神和要求

发布日期:2019-06-17 来源: 作者:宣传部

按照张庆伟书记“‘五级书记’要带头学、带头抓,切实担负起第一责任人责任,既挂帅、又出征,亲自研究部署”的指示要求,全省各地各有关部门将中央、省委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部署要求纳入理论学习中心组重点内容。特别是党员领导干部要带头学习,自觉用以提升站位、引领方向、指导实践、激励斗志。

    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背景和深意

    组织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站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进入历史交汇期的战略高度作出的重大决策。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重要指示。2017年11月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办《文摘》(第160期)上作出重要指示,中共中央、国务院下发通知,进行全面部署。去年3月30日,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政法委书记、中央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组长郭声琨对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作出批示:“要紧紧围绕三年为期的目标,不间断地开展‘大扫除’,持续发力、久久为功,让人民群众带着满满的安全感迈入全面小康社会。要坚持情报先行、专群结合,进一步发动和依靠群众,拓宽线索收集渠道,加大对黑恶势力深挖打击力度,并把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基层‘拍蝇’结合起来,彻查其背后‘保护伞’,不断提高主动打击、深度打击、精准打击的能力和水平。要坚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严格把握法律政策界限,既不降格处理,也不人为拔高,进一步提高打击质效,确保经得起法律和历史的检验。要坚持以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为牵引,着力解决淫秽、赌博、吸毒、传销、拐卖等违法犯罪问题,进一步提高社会治安整体水平。要坚持边扫边治边建,不断加大源头治理、综合治理力度,推动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完善重点地区、领域、行业日常监管制度,坚决铲除黑恶势力滋生土壤”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深刻背景。一是从时代背景看,我国正处于“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历史交汇期,不仅对于进一步创造安全稳定的社会环境、确保系列重大活动安全顺利举办,具有重大现实意义,而且对于推进伟大历史进程、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具有深远战略意义。二是从人民期待看,随着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发生历史性变化,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日益增长,不仅要求现实的人身权、财产权、人格权得到有效保护,而且期待更长远的安全预期,期待更幸福的生活环境,期待更公平的发展机会。三是从法治进程看,专项斗争既是与黑恶势力短兵相接的攻坚战,也是检验执法司法水平的法律战。只有全面准确理解社会主义法治原则,才能确保专项斗争在法治轨道上运行。四是从历史规律看,一些地方黑恶势力往往打不尽、除不绝,打一下好一阵,停下来又反弹,究其原因,除了封建帮派思想残余、市场经济负面影响等客观原因外,也存在打得不持续、铲得不干净、治理没跟上、基础没夯实等问题。五是从现实斗争看,有的地方和部门对黑恶势力违法犯罪严峻性、复杂性认识不足,个别地方和部门甚至存在盲目乐观、消极畏难情绪,有的地方专业打击与行业监管、基层建设衔接不够,致使黑恶势力仍存在滋生空间。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战略意义。一是彰显了对治国安邦的战略谋划。习近平总书记从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高度,从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广度,作出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决策,对于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创造安全稳定的社会环境,具有重要意义。二是饱含了对人民福祉的深情关切。习近平总书记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始终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要求把打击锋芒对准人民群众深恶痛绝的各类黑恶势力犯罪,对于进一步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具有重要意义。三是体现了对执政根基的长远考量。习近平总书记着眼人心向背、执政兴国,明确提出扫黑除恶要与反腐结合起来、与基层“拍蝇”结合起来,加强基层组织建设等要求,对于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具有重要意义。

    二、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要义和要求

    围绕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和中共中央、国务院《通知》精神,自觉把专项斗争作为重大政治任务抓紧抓好。

    把握好斗争的“四性”要义。一是政治性。要深刻领会习近平总书记亲自发出“扫黑除恶”号召的重大意义,自觉站在政治和全局高度,坚定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决心和意志,坚决完成好党和人民交给的重大政治任务。二是全面性。要深刻领会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扫黑除恶”与“打黑除恶”虽一字之差,但对广度、深度、力度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经常性地开展“大扫除”,确保扫出朗朗乾坤、清风正气。三是彻底性。要深刻领会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两个“结合起来”和“治本之策”、“关键之举”的深远考量,坚持标本兼治,边扫边治边建,从根本上遏制黑恶势力滋生蔓延。四是协同性。要深刻领会习近平总书记明确由中央政法委牵头的战略意图,坚持综合治理、齐抓共管,统筹整合各方资源,综合运用各种手段,形成扫黑除恶的强大合力。

    把握好斗争的“三年”时间节点。2018年,深入推进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黑恶势力违法犯罪突出问题得到有效遏制,在全社会形成对黑恶势力人人喊打的浓厚氛围。2019年,对尚未攻克的重点案件、重点问题、重点地区集中攻坚,对已侦破的案件循线深挖、逐一见底,彻底铲除黑恶势力赖以滋生的土壤,人民群众安全感、满意度明显提升。2020年,建立健全遏制黑恶势力滋生蔓延的长效机制,取得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压倒性胜利。通过3年不懈努力,黑恶势力违法犯罪特别是农村涉黑涉恶问题得到根本遏制,涉黑涉恶治安乱点得到全面整治,重点行业、重点领域管理得到明显加强,人民群众安全感、满意度明显提升;黑恶势力“保护伞”得以铲除,加强基层组织建设的环境明显优化;基层社会治理能力明显提升,涉黑涉恶违法犯罪防范打击长效机制更加健全,扫黑除恶工作法治化、规范化、专业化水平进一步提高。

    把握好斗争的方法要求。2018年10月17日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推进会议上提出“十个新突破”:一是进一步学习领会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在提升政治站位、统一思想行动上实现新突破。二是进一步总结历史经验教训,在推进扫黑除恶常态化、长效化上实现新突破。三是进一步研究涉黑涉恶违法犯罪新动向,在增强靶向性、掌握主动权上实现新突破。四是进一步完善深挖彻查“保护伞”工作机制,在除恶务尽上实现新突破。五是进一步运用组织化政策措施,在排除干扰阻力、攻克重大复杂案件上实现新突破。六是进一步加强专业化建设,在提升执法办案能力上实现新突破。七是进一步统一执法办案思想,在提高法治化水平上实现新突破。八是进一步推进源头治理,在铲除黑恶势力滋生土壤上实现新突破。九是进一步加强督导,在推动专项斗争取得更大实效上实现新突破。十是进一步创新宣传发动社会参与机制,在营造扫黑除恶强大声势上实现新突破。

    三、黑恶势力及“保护伞"的特征和特点

    2000年12月11日,中央提出开展打黑除恶工作,牵头部门是公安部。2006年2月22日,打黑除恶工作转由中央政法委牵头,“打黑”更多是从社会治安角度出发,强调点对点打击黑恶势力犯罪。2018年初开展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则是从夯实党的执政根基、巩固执政基础、加强基层政权建设、维护国家长治久安的角度,在更大范围内,更全面、更深入地扫除黑恶势力,不但要打击犯罪,还要打击违法行为,“扫黑”更加重视综合治理、源头治理、齐抓共管。

    (一)“黑社会性质”组织特点。黑社会性质组织有四个方面的特征:一是组织特征,形成较稳定的犯罪组织,人数较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二是经济特征,有组织地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其他手段获取经济利益,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以支持该组织的活动;三是行为特征,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地多次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四是危害性特征,通过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利用国家工作人员的包庇或者纵容,称霸一方,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形成非法控制或者重大影响,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

    (二)“恶势力”组织特点。“恶势力”是指,经常纠集在一起,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百姓,扰乱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但尚未形成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违法犯罪组织。恶势力一般为三人以上,纠集者相对固定,违法犯罪活动主要为强迫交易、故意伤害、非法拘禁、敲诈勒索、故意毁坏财物、聚众斗殴、寻衅滋事等,同时还可能伴随实施开设赌场、组织卖淫、强迫卖淫、贩卖毒品、运输毒品、制造毒品、抢劫、抢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交通秩序及聚众“打砸抢”等。

    (三)黑恶势力“保护伞”特点。所谓黑恶势力“保护伞”,主要是指国家公职人员利用手中权力,参与涉黑涉恶违法犯罪,或包庇、纵容黑恶犯罪、有案不立、立案不查、查案不力,为黑恶势力违法犯罪提供便利条件,帮助黑恶势力逃避惩处等行为。国家公职人员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的,将依纪依法追究党纪政纪责任,涉嫌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公民或者个人以黑恶势力“保护伞”的名义捏造事实,对办案人员进行诬告、陷害、打击报复的,也要受到法律处罚。

    四、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重点和难点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指出,重点打击12种黑恶势力:一是威胁政治安全特别是政权安全、制度安全以及向政治领域渗透的黑恶势力;二是把持基层政权、操纵破坏基层换届选举、垄断农村资源、侵吞集体资产的黑恶势力;三是利用家族、宗族势力横行乡里、称霸一方、欺压残害百姓的“村霸”等黑恶势力;四是在征地、租地、拆迁、工程项目建设等过程中煽动闹事的黑恶势力;五是在建筑工程、交通运输、矿产资源、渔业捕捞等行业、领域,强揽工程、恶意竞标、非法占地、滥开滥采的黑恶势力;六是在商贸集市、批发市场、车站码头、旅游景区等场所欺行霸市、强买强卖、收保护费的市霸、行霸等黑恶势力;七是操纵、经营“黄赌毒”等违法犯罪活动的黑恶势力;八是非法高利放贷、暴力讨债的黑恶势力;九是插手民间纠纷,充当“地下执法队”的黑恶势力;十是组织或雇佣网络“水军”在网上威胁、恐吓、侮辱、诽谤、滋扰的黑恶势力;十一是境外黑社会入境发展渗透以及跨国跨境的黑恶势力;十二是坚决深挖黑恶势力“保护伞”。

    郭声琨同志对当前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的难点概括为:认识的高度方面,有的地方和部门对黑恶势力违法犯罪严峻性、复杂性认识不足,个别地方和部门甚至存在盲目乐观、消极畏难情绪,对深入开展专项斗争自觉性、主动性不强;打击的力度方面,有的地方和部门对黑恶势力的打击存在盲区,个别地方至今没有打掉一个黑恶势力;挖掘的深度方面,有的地方和部门就黑扫黑、就恶除恶,对“保护伞”深挖彻查不够,与打击黑恶势力成果不匹配;处理的精度方面,有的地方和部门对黑恶势力防范打击的政策不完善、考核不科学,专业化、法治化水平有待提高;治理的广度方面,有的地方和部门重“打”轻“建”,专业打击与行业监管、基层建设衔接不够,致使黑恶势力仍存在滋生空间。

    五、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战术和战法

    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推进会议对专项斗争的方向和工作标准提出了更高要求,工作原则更加明确,把“有黑扫黑、无黑除恶、无恶治乱、无乱强基”,调整为“有黑扫黑、有恶除恶、有乱治乱”,具体要把握好“时、度、效”。

    首先是“时”。要注意到今年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程中大事喜事多、风险挑战多的“特殊之时”,将迎来新中国成立70周年庆典等一系列重大活动,要以深入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为牵引,确保社会政治大局和谐稳定。今年是扫黑除恶难度累积、瓶颈显现的“攻坚之时”,是黑恶势力企图隐身变色、躲避锋芒的“蛰伏之时”,“黑色”可能会变色。具体有三种“变色”方式。第一种是黑恶势力可能企图把“黑色”变成“无色”,更加注重就地伪装、易地隐身,有三类情况:有的装扮出一副“慈善”面孔,企图在专项斗争中瞒天过海;有的逃窜到外地和监管薄弱地区隐藏,逃避打击;有的从传统行业领域向网络、金融等新兴行业领域延伸触角,利用法律空白及监管盲区,以新兴牟利方式作掩护,隐蔽从事违法犯罪活动。第二种是企图把“黑色”漂成“白色”。黑恶势力往往以“公司化”的形式刷白,千方百计将非法聚敛的巨额财富洗白为“合法”财产。第三种是企图把“黑色”染成“红色”。有的黑恶势力千方百计与一些国家公职人员结成多重利益关系,更加注重经营“保护伞”,企图向“红色”地带靠近。

    其次是“度”。在“广度”上,要着力推动专项斗争实现从传统行业领域向新兴行业领域拓展,从网下战场向网上战场拓展,从政法部门主力向行业部门主管拓展。其中新兴行业领域主要指在“套路贷”、互联网金融、共享经济、网络自媒体等领域,提高对隐藏其中的黑恶势力的发现打击能力。“网上扫黑除恶”是实践中的新要求,即严厉打击网上诈骗、收取“保护费”、“软暴力”等带有网络黑社会性质的新型涉黑涉恶犯罪。在“深度"上,针对“上热中温下冷”、从上到下推进效应层层递减以及各省区市、各市区县之间进展不平衡的问题,要“抓省促市”、“抓市促县”,突破一批重大案件。在“温度”上,要建立年度通报表扬制度,着手研究制定专项斗争先进地区、先进单位、先进个人年度通报表扬方案,启动研究表彰激励方案,适时组织开展通报表扬和评选表彰活动。同时,采取有效奖励措施鼓励群众举报,加大举报奖励力度,严格落实举报人保护措施。

    最后是“效”。要追求没水分的实效,要有可持续的长效,要有经得起历史、实践和人民检验的真效。今年上半年,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将对余下的21个省区市和新疆建设兵团进行督导,确保实现中央督导工作全覆盖。对中央第一轮督导的10省市,要适时开展“回头看”,督促整改工作落实,对整改不力的进行问责。除此之外,要实施督导专员制度,对存在突出问题的地方进行专项督导。